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的三个男人

母亲的三个男人

2016-09-22 05:56 PM作者:99re5.久久热在线视频,99re久久热免费视频,99re05久久热视频精品

第一章 
  
  青涩的香蕉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说话没有人敢不听,但温柔的妈妈说的话我没有一句敢不听。
  
    家中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挂有母亲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间的墙上就挂着三幅,我认为是最美的三辐。
  
    一张是母亲将左腿高举过头,我很难想像平时温柔高贵的母亲能有这么强的柔韧性;一张是母亲被一个青年男子高举过头,双退呈180度的劈叉;母亲好几次红着脸要将这幅相片换掉,可我总是哭闹着不肯;最后一张是母亲的练功时的站立着的休息照,相片上的母亲只有22岁,清纯的眼神望着窗外。
  
    当我从母亲众多的相片之中挑出这一张时,母亲非常高兴,抱着我狠亲了几口,因为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张。
  
    母亲年轻时是芭蕾舞演员,所以没法留趾甲,平头的芭蕾舞鞋极大地限制了母亲的美足。退出舞台后,现在母亲即使在家里也要穿着她喜欢的高跟鞋,她认为这样可以使自己不懒散,小腿的肌肉时时处在绷紧的状态。母亲的美足无疑是一流的,我看过许多色情杂志上专门拍摄美足的照片,可没有比得上母亲的。
  
    母亲穿高跟鞋的时候很少穿丝袜,即使穿丝袜也绝不穿那种脚趾头加厚的那种,她要充份展示她脚趾甲的美丽。
  
    母亲有一个专门的修脚师布兰克,这家伙艳福不浅,每次精修我母亲脚趾甲的时候总是甜言密语的把我母亲哄得满脸通红,好在最后逐一亲吻他手下的艺术品——我母亲的脚趾甲。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手艺,他把母亲的脚趾甲修得一根根长长的,呈椭圆状,大么趾甲稍稍内尖,更显妖冶。
  
    涂上深褐色的指甲油,穿上暴露着整个脚背的高跟凉鞋,母亲的脚显得高贵不可逼视,却又淫荡无比。
  
    母亲的身高是1.73,鞋的尺码是42码,五趾修长,大么趾微微上翘。我经常偷拿母亲的高跟鞋手淫,光是幻想着母亲的美脚就足够我喷发不止了。
  
    我私下里有个愿望,就是让母亲穿每一双她的高跟鞋让我玩个遍,当然这只是个梦想,而且母亲的高跟鞋式样层出不穷。没有垫厚袜头的丝袜包不住母亲椭圆形的脚趾甲,所以母亲一双丝袜一般只穿一次就扔掉,这些丝袜和母亲的高跟鞋一样,成了我手淫极好的工具。
  
    家里虽然有十几个佣人,可勤劳的母亲还是喜欢自己烧菜给家人吃。我和父亲也最喜欢母亲烧的菜。
  
    我经常通过安装的摄像头偷看父母亲做爱,虽然摄影头只能看个大概,但还是非常刺激。
  
    尝遍各国佳丽和试过无数种玩法的父亲,已经很难有什么刺激可以使他勃起了,母亲美妙的裸体只能使他阴茎无奈地动两下。但母亲只要穿上高跟鞋,裸身往那一站,或者再摆个芭蕾舞脚尖点地,双手向上的姿势,父亲的阳具马上就行举枪礼了。
  
    这时候的母亲总是晕红着脸,爬上床去,投入父亲的怀抱。父亲很粗暴地将母亲压在底下,很快地进入,进入后的父亲又显出他身经百战的勇猛,激烈地操弄着母亲,母亲不时地发出呻吟声以助父亲的淫性,她自己也得到极大的快感。父亲往往要干母亲数百下才射精,而这时候的母亲早已美眸迷离、鬓横鬟乱了。
  
    父亲虽然好色,但还是很爱母亲,我常听他笑着对母亲说“只有你才是我的归宿”,通常母亲这时候脸都红红的。
  
    父亲通常对一个情妇感兴趣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然后就会回到母亲怀中。母亲虽然对父亲非常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郁文的出现改变了这种现状。郁文实在太美丽了,她有比母亲还要高挑的身材,如果说母亲属于温柔高贵形的美女的话,那她就属于开朗随和形。更重要的是,郁文也是个芭蕾舞演员,而且是母亲原先的芭蕾舞团的新任“白天鹅”。在这一点上,母亲最自卑。因为郁文才22岁,就得了许多母亲过去梦寐以求也没有得到的舞蹈大奖。
  
    我一样偷窥过郁文和父亲做爱,在郁文面前父亲好像个年轻人,郁文的一个笑容就能使他勃得直挺挺的。当郁文穿上芭蕾舞鞋,来段裸体芭蕾舞,父亲甚至跪在地下,恳求女神的赐爱。
  
    有一段时间,我发觉我看郁文手淫的次数竟然超过了看母亲手淫的次数。
  
    我对郁文不知道是应该感激还是怀恨。她使父亲疏远了母亲,已经三、四个月没进母亲的卧室了,却使幽怨的母亲更经常的来陪我玩。
  
    我心里对父亲羡慕得要命,他有母亲,现在又有了郁文,可真是成仙了。我不像父亲那么贪婪,我有母亲就够了。
  
    自从发现郁文在我心中有取代母亲,成为我新的性幻想对象之后,我对郁文就有一种惧怕心理。到晚上,我只有跑到母亲房间去睡觉,才能逃避偷窥父亲和郁文做爱的欲望。
  
    母亲开始是拒绝我到她房间里睡的,后来禁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在哀求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一种快感,心想:你要是拒绝我,就别怪我幻想别的女人。
  
    母亲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使我的偷窥行动有了质的提高。
  
    我可以抱着母亲的脚睡觉了,睡觉前我还喜欢舔吮母亲的脚趾头,母亲发觉我有这个癖好后,几次想阻止,都被我泪汪汪的武器挡回去了。母亲后来也逐渐屈服了,甚至洗去了脚上褐色的趾甲油,好方便我吮吸。
  
    几个月内,我数不清有多少次我一边吮吸着母亲的脚趾头,一边手淫达到高潮的。
  
    大概是淫欲过度,母亲发觉我脸色很难看,强拉我去看医生,医生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叮嘱母亲多给我吃一些有营养的食品,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10岁的小孩会疯狂手淫吧!
  
    从医院出来之后,外面的阳光照得我很舒服,我跳进妈妈的怀里,要她抱,母亲忍俊不禁,开怀大笑,她说那个医生真是莫名其妙,我们家哪天不是好几顿的山珍海味。我好久没见母亲那么高兴了,伏在妈妈的怀里,我心里也莫名的高兴。
  
    母亲爱上了她的小情郎——白马王子乔治,脚趾甲上又重新涂上了深褐色的趾甲油,并且不让我吮吸。经常半夜趁我睡熟了,偷偷跑出去和他约会。
  
    第二天我看着母亲神色开朗,一副昨夜受到滋润的模样,我就妒火攻心。无可奈何之下我想到了我爷爷,没有人不知道爷爷的神通广大。
  
    没想到爷爷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他让我进了一间暗室,和我一起看几盒录像带。
  
    那是母亲和乔治偷情的录像带,自以为行踪隐秘的母亲,她一举一动都被录像带拍下来了。看着母亲在乔治的家中和他一起共舞,演出的当然是“白天鹅和王子”那出戏,最后白天鹅竟然跪倒在王子脚下,吮吸王子的阳具。演出里可没有这个剧情!
  
    爷爷看出了我的烦躁,拍了拍手,门开了一下,又很快关上了,一个女人滑了进来,不声不响地解开我快撑破的裤裆,给我口交。我藉着录像带的余光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脸庞,竟然是我的另一个梦中情人——郁文!
  
    一边看着录像上母亲躺在乔治的身下激动得饮泣,一边享受着郁文绝妙的性服务,我很快就喷了。喷过之后我脑袋有了一丝清醒,我对爷爷的崇拜达到了恐惧的地步。
  
    “你父亲的眼光不错,”爷爷不急不缓地道,“你母亲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而且风骚、性感。”
  
    顿了一顿,爷爷继续道:“我老早就想把她骑在胯下了。”
  
    爷爷看到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眼神,笑道:“我起码有数百种方法可以使你母亲心甘情愿地和我交合,可我至今没有实施一种,主要的原因为了你。”
  
    “为了我?”我吃了一惊。
  
    “她是你的母亲,在没有你的许可之前,我是不会上她的。”爷爷道。
  
    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爷爷今年66岁了,可供玩乐的时间不多了,因此今天你要做出决定。”接下来爷爷说出了让我铭记一辈子的话,“你愿意和我一起共享你的母亲吗?”
  
    这时候银幕上出现的是母亲脸部的大特写,母亲激动得哭泣的脸庞,她的热吻雨点般落在乔治丑陋的阴茎上。确实像爷爷说的,母亲是最棒的,现在在我的心中完全充满了对母亲的爱与恨,郁文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她能在一个臭“王子”的体下淫贱地悲吟,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我作出了我这一生第一个重大的决定,我答应了爷爷,和他共享我的母亲。我很奇怪,爷爷根本不在乎我父亲怎么想,或许在他的心目中,母亲也是最神圣的吧?
接下来,难以致信的事,身为黑社会教父的爷爷竟然和我做了十分详细的规划。
  
    从母亲做爱的倾向来看,她可以跪倒在一个十几岁的、不值一名的演员脚下痛苦,说明她有极强烈的被犯上的欲望。而且和乔治的每一次做爱她都是在替乔治口交之后就已经达到了数次高潮,说明她是一个性感非常强烈的女人。爷爷细细地分析着,我见到他眼中闪动着绿光。
  
    因此要真正俘获母亲的心,是我必须也要成为一个王子,一个超过乔治的真王子。
  
    爷爷下了这个结论。
  
    我吓了一跳,爷爷接着又说:“从今天起,你住在我家,我给你请全美最好的芭蕾舞教师。”
  
    我几乎晕了过去,那不是要离开我母亲很久的时间?
  
    “孩子,以后你就会知道,没得到的东西是最好的。”爷爷感叹道,“而且在我的计划中,我和你都是以另外一种面目去占有你的母亲,这样会给我们带来持久的新鲜的快感。”
  
    我呆呆着听着,头脑发木,想不出我将以什么面目让母亲在我脚底下悲泣,一个芭蕾王子?
  
    “并且今后在你的生活中,你要对你母亲保持高度的尊重,她生了你,这是最主要的。无论她以后在你的胯下多么放荡,那只是每个人双重性格中的一面;而她另外一面,永远是小约翰圣洁的母亲。”
  
    爷爷说完这段话,脸上似乎闪耀着神圣的光辉。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切就让万能的爷爷去安排吧!
  
    爷爷要将我带走一年,连父亲都无法阻止,他或许也知道爷爷要把我培养成他的接班人,因此表示赞成。妈妈可不愿意,她搂着我哭了一整个晚上。我心里却充满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将头埋在她宽阔的胸前,嗅着她温柔的体香,几乎要醉过去了。
  
    “小甜心,妈妈一个星期会去看你一次,你可不要把妈妈忘了哦!”
  
    那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去和乔治淫交?我心里恶狠狠地想着。
  
    妈妈见我不做声,以为我心里也和她一样难过,抱着我哭得更厉害了。
  
    到了爷爷家,迎接我的是地狱般的生活。我每天要练10个小时的芭蕾舞基本功。
  
    爷爷故意让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在看母亲和乔治的“现场直播”,却不让我看一眼。我累得连抗争的意识都没有了,通常是练功完倒头就睡,第二天起来接着练。
  
    母亲每个星期天都来看我,爷爷只允许我和她见一个小时的面,当然不让她知道我正在练她的老本行。
  
    母亲得到乔治的滋润,越来越艳丽了,眼角透着一种春情,让我心痒难搔。每回母亲走后,我都发了疯似地苦练,直到精疲力竭。
  
    或许我身上有母亲遗传的芭蕾因子,我的芭蕾舞功力突飞猛进,连那个全国最好的芭蕾舞教师都赞不绝口,不过他绝对猜不到刺激一个八岁小孩玩命练芭蕾舞的原因,竟然是为了要奸淫他的母亲。
  
    短短半年过去后,我已经成了芭蕾舞的小王子了,芭蕾舞老师对我爷爷夸口说,我是全美国同年龄中最棒的芭蕾舞者了。爷爷十分满意,当场赏了他十万美元。
  
    “看,只要你想办一件事,是没有办不成的。”爷爷看着连走路都垫着脚尖走的我,笑着说。
  
    “爷爷,我现在感觉到我就是一个王子。”我空来了个劈叉。
  
    “好,现在我们可以给你母亲一个惊喜了,我的阿拉伯王子。”于是我成了会跳芭蕾舞的阿拉伯王子。
  
    精致的人皮面具戴在脸上一点也不会觉得不舒服,镜中的我有着少年维特一样英俊的脸庞,而我的化名就是维特,我知道我母亲将要见到的也是这副脸庞。
  
    第二章 
  
   双重性格爷爷这个大导演不慌不忙地安排着每一场戏。先是母亲收到了乔治的芭蕾舞比赛的门票,我当然也参加了这个芭蕾舞比赛。
  
    因为我的身材和15岁的少年没什么两样,所以报了15~20岁组,和乔治比赛。
  
    我知道我一定要赢,因为爷爷向我保证乔治不是他步下的棋子,只是他吩咐了别人不许打扰乔治,乔治才这么安然地霸占我母亲将近一年。如果我输了,爷爷和我这半年的心血就白费了,就要从头再来。
  
    我知道我会胜,因为我有着对母亲无穷的爱,这种爱是乔治远远及不上的。
  
    我凭着我对母亲爱的狂热演绎了一个全新的王子,连爷爷后来说他都难以置信,说我在台上的表演使得他都热血沸腾。评委们一致给了我满分。
  
    在我之后上台的乔治士气受了影响,虽然我看到母亲满怀期盼地看着他,但这可不是她和乔治在家中淫荡的芭蕾舞。
  
    乔治只列第4名,我想他和我同时都明白了沉迷于淫欲的恶果。
  
    之后的几天,举行了盛大的芭蕾舞演出,我的表演依然无懈可击。母亲每场必到,在我接受观众送上来的鲜花时,我看到母亲好奇和期盼的眼神。
  
    失利后的乔治再也不像个王子,而像个暴君。母亲在和他跳芭蕾舞时,也没有了往日的激情,自然被按着头进行口交时,也不会激动得痛哭了。
  
    母亲虽然水性扬花,但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爷爷告诉我,这又是他欣赏母亲的优点之一,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
  
    乔治似乎忘记了他和母亲身份的差别,当有一天母亲端庄高贵地约他出来,告诉他一切都已经结束时,他竟然威胁母亲他手上有他们交欢的录影带,要母亲拿一百万来赎。
  
    此时的母亲只恨自己过去瞎了眼,不过她毫不犹豫就签了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看着乔治贪婪地拿着这张巨额支票,母亲头也不回就走出了餐厅,再也不愿意多看这男人一眼。
  
    当然,贪婪的乔治并没有什么好下场,其实在爷爷严密的监视下,他根本就拍不到什么录影带。
  
    回到家,母亲像小女孩似的痛哭了一场,在她心中完美的王子形象彻底破碎了,我想此刻在她的脑海里,会不会浮现出我维特的脸庞?
  
    过了几天母亲没有收到乔治的录影带,心中有点忐忑不安。她去到了乔治家中,发觉他竟然失踪了,母亲带着个疑问离开了乔治家。
  
    接着,爷爷的第二出戏上场了。
  
    我这个杰出的芭蕾舞者当然属于全城最有名的“王子芭蕾舞团”,就是我父亲所掌握的芭蕾舞团,母亲可以随时到戏院的包厢里看我演出。只要有母亲在,我就跳得非常狂热,直到有一天母亲在后台约见了我。
  
    接下来的事情母亲做梦也想不到,甚至连我也想不到,爷爷这个大导演又给了我一个惊喜。
  
    我置身在一个阿拉伯的大宫殿之中,我真的成了一个阿拉伯王子。
  
    母亲此时被带到一个房间中,透过房间的玻璃,可以看见各国佳丽匍匐在我的脚下,亲吻着我的鞋面;而我则跪在地上,向阿拉伯王公——其实是我爷爷磕头。
  
    在我选中一名美女之后,其他的美女都退到爷爷身旁。
  
    那名美女名叫志津子,日本人,年龄在25岁左右。当她帮我脱去长袍、露出我白白的阴茎时,就已经激动得饮泣了。
  
    我才10岁,阴毛还没长出来,但我的阴茎勃起时已经有10厘米长,阴茎体和龟头仍然保持着奶油般的颜色,我想,光是这一点就可以让母亲崇拜得不行了。
  
    在志津子帮我口交的过程中,爷爷也挑选了一个佳丽,那名佳丽坐在爷爷的身上,使爷爷不用动就可以享受快乐。当然,他们的姿势是横向的,这样爷爷才能扭头看着志津子给我口交。
  
    这是爷爷安排中很重要的一环。
  
    演出结束后,我来到了母亲房间,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如果进宫,就必需遵守这个规定:性交时是没有自由的。在这里,王公和王子性欲的满足是最主要的。”
  
    我扮演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一是怕母亲听出我的声音,另外也可以加强母亲对我的敬畏感。
早已经迷失自我的母亲当然选择了进宫。
  
    之后有一个阿拉伯总管告诉母亲这里的所有规矩,女人们平时都是自由身,但不能和别人性交,必须将性欲留到星期六这一天,在王宫里集中,沦为性奴。我想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心中肯定松了口气,因为星期天是她到我爷爷家探望我的时间。
  
    我曾经向爷爷抗议,一周只有一个周六,是不是太少了点?
  
    “那样她才能不迷失自我,在现实和幻想中取得平衡。”爷爷道,“我不想毁去一个关爱你的母亲。”
  
    我只能期盼下周六的到来。
  
    第二天是星期天,母亲来看我时,我发觉她眼中有着一种迷茫的期待,心想爷爷说的话没错。
  
    爷爷今天破例给我们一整天,我缠着妈妈,让她带我到迪斯尼乐园去玩,白天的阳光和亲情,终于使母亲露出慈爱和开朗的笑容。
  
    星期六终于到来了。
  
    一大早母亲就驱车来到王宫,她今天刻意打扮得非常漂亮,穿上了她新买的高跟鞋。
  
    这双黄色的鞋严格说来不算是凉鞋,穿上它们,母亲的每只脚露出两个脚趾,脚背被分割成两块露出来,显得非常的闷骚。
  
    可到了王宫中,母亲才知道一切的打扮都是白费劲。她被脱光了衣服,重新由专人洗浴,甚至洗肠,白天只允许喝些水果汁。
  
    母亲照着镜子,焦急却又害怕夜晚的到来,她告诉那些仆人,能不能给点粉让她遮去眼角的一丝皱纹,可那些仆人都像是又聋又哑,根本没人理她。
  
    终于到了晚上。母亲看到了她的晚礼服,一套白天鹅芭蕾舞装。母亲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但她还是穿上了这套服装,此时她的阴道就已经湿了,因为这是她最喜欢、最熟悉的性前戏。
  
    但是母亲发现没有芭蕾舞鞋,地上放的是她那双新买的闷骚鞋。
  
    母亲就以这么奇怪的穿着站到了大厅中央,到了此刻,她才发觉她的穿着有多么特殊,其他所有的美女都是赤裸着身体,打着赤脚,一丝不挂,但脸上都化着浓装,唯有母亲不施铅华。她顿时觉得如抱针毡,她宁愿跟她们一样脱得一丝不挂,也不愿意穿着这套滑稽的芭蕾舞服。并且她想,自己是否太自不量力?因为这里的任何一名美女都年轻,而且漂亮得惊人。她心里想,自己该是这里唯一超过25岁的女人。
  
    母亲努力想往姑娘们身后站,忽然发觉她已经被裸女们围在了中间。
  
    “不用躲了,你就是今晚的公主。”王公威严又慈和的声音。
  
    母亲此刻头脑里一片空白,她只有遵照王公的吩咐去做。
  
    “公主,和我们的王子演出一场白天鹅舞吧!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他所说的真正白天鹅。”
  
    听完这话,母亲又几乎晕过去。她虽然一直没有放下芭蕾舞,可这已经成了她做爱前的淫戏,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况且和她共舞的是最新一届的芭蕾舞王子。
  
    这就是爷爷的心理战,让母亲由原先高高在上的贵妇,沦为性奴隶,再进一步暴露出她的短处,使她羞辱。
  
    我搂住了摇摇欲坠的母亲,开始了我们的第一场舞蹈。
  
    这是我做梦都在想的事,和母亲共舞,我在心里万分感激我爷爷,是他使我成为一个真正的王子。
  
    母亲不适脚的“芭蕾舞鞋”和她略显生疏的舞技明显跟不上我轻快的舞步,当她看到旁边的裸女在一起窃窃私语时,难过得快要哭了。
  
    我突然举起她,将她往空中抛去,接下来她的动作就是那个挂在我房间里的相片中的空中大劈叉,当年母亲做这个动作时迷倒了无数男人的心,其中包括我的父亲。
  
    母亲鼓足了勇气,因为她相信自己完成这个大劈叉是没有什么困难的,她甚至可以做到不止180度。
  
    “哧啦”一声,正当母亲神采飞扬地完成这个动作时,她忽然听到这个可怕的声音,接着是下体一凉。
  
    我接住母亲的腰,将母亲放下来,母亲习惯性地以脚尖点地的姿势站立,忽然她发觉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的下体。她低头一看,只见雪白的芭蕾舞裤从中间裂开了,成了名副其实的开裆裤,母亲的丝丝阴毛暴露在外头,似乎在嘲笑她的丑态。
  
    高贵的母亲从来没有受到这种羞辱,她瘫软在我的怀里,双手掩面,痛哭失声。四周忽然一片寂静,母亲挪开了手掌,发觉那些美女们全都移到了王公的身旁,没有人再用一种取笑眼神看着她,换之而是羡慕和妒嫉的眼神。
  
    整个大厅中央只剩下王子和她。王子已经松开了扶着他的手,孤独地站在大厅中央,等待着她的服侍。
  
    母亲哭泣着跪在我跟前,分不清她是委屈还是激动,她颤抖着手,却又熟练地脱下了我的芭蕾舞裤。这都是从乔治那练来的!这使我刚才对她的怜悯之心消失殆尽,唤起的是对她无情的淫辱之心。
  
    母亲见到少年白白的阴茎时,心中的母性汹涌,它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无助,一点也没有丑恶的感觉,充血的龟头似乎想和她诉说它的孤寂。母亲张开了嘴,含入了颤抖的阴茎。
  
    在那一霎那,我几乎要融化了,此时的我是一个孤独的少年,我就那么挺立着,只让我的阴茎和母亲的嘴唇做着无声的交流。母亲从此成了我的性奴隶,我也回到了家中,重新享受母亲给我加倍的母爱。
  
    当然我得兑现和爷爷的协定,实现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几次性聚会中故意不选择母亲,而这时候母亲只有坐在爷爷身上看别的女人含着我的阴茎。这使她心痛万分,却使爷爷和我得到极大的快感。
  
    母亲焕发的青春重新使父亲迷上了她,母亲十分矛盾,因为少年王子不允许她和其他人性交,包括她的丈夫。但母亲还是抵抗不了父亲的攻势,重新回到了父亲的床上,我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母亲欢快的呻吟声。
母亲满以为和父亲的做爱可以瞒得过她的王子,她在和王子的交合过程中多了一种罪恶感,这使得她更加兴奋。
  
    在一天和王子昼夜不分的性交达到最高潮的时候,母亲突然看到了玻璃后被捆缚的父亲,王子在她耳边道:“你背叛了我,因此要永远沦为阿拉伯人的性奴隶。”
  
    在绝望中,母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母亲真正成为了一个性奴,被绑架到一艘船上,在船上,受到数名黑奴的轮奸。当然,最后插入母亲的都是我一个人。
  
    新主人给母亲戴上了阴蒂环,母亲的阴蒂得到充份刺激,变得有小指头那么粗。主人说,这样可以在奴隶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未卜的前途使母亲变得淫乱,我只要用脚趾头挑弄她几下阴蒂就可以使她达到高潮。
  
    当母亲眼睛上着黑布,跨坐在我的阴茎上,使劲摇着头,飘舞着她的长发时,我心中充满了对她的爱。
  
    在性奴市场上,母亲被脱得一丝不挂拍卖,按预先的计划,我——维特王子的出现使她泣不成声,我和一个阿拉伯酋长黑龙竞价,他竟然叫出一千万美元的天价,我没有带充足的现金,无奈只有放弃,母亲顿时晕倒在台上。
  
    这回连爷爷也没有预料到这个变化。
  
    等待母亲的是地狱般的性奴生活,她日渐憔悴。
  
    但是有一天黑龙带他到一块镜子前,按了一个按钮后,镜子成了玻璃,她看到了黑龙的新俘虏——少年维特。母亲痛哭失声,只得委身于黑龙。
  
    我为了拯救母亲,和母亲一样,成了真正阿拉伯王宫中的性奴,这也使母亲的生活有了一丝寄托。
  
    黑龙喜欢玩变态的游戏,他让上眼睛的维特找母亲,维特经常都可以十分正确地摸到母亲的身上,母亲每到这个时候就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瘫倒在维特怀中。有几次,眼看着维特从自己身前走过,母亲的心都裂了。选错对象的维特只能看着母亲被黑龙奸淫,他自己则被捆成一团,连阴茎也不例外,被其他的女人奸淫。
  
    但到晚上,黑龙却始终霸占着母亲,让母亲赔她共寝。
  
    看着母亲在极度的逆境中尽可能保持平衡,不屈地生存着,我明白了一个女人的伟大。
  
    母亲鼓动我进行一次逃亡,说即使死亡也无怨无悔。我问她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儿子小约翰?母亲说,她这样做正是为了自己的小约翰。
  
    我和母亲偷了两匹马逃了出来,后面追兵追了上来,骑术不精的母亲在跨越一到土坎时马失前啼,被掀翻在地上,肋骨也断了两根,她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气,嘶喊道:“快跑!维特,别管我。”
  
    身后黑龙的毒鞭卷去了母亲破烂的上衣,但我的鞭子却卷住了母亲的身体,母亲这时候使尽全身的力气,空一个劈叉向前飞跃。我看到了母亲眼中强烈的求生欲望和对我狂热的爱,我目眩神离,急忙接住了母亲。
  
    “要死我们一起死。”我坚定地将母亲搂在怀中,母亲紧紧抱住了我,再也不会放开。
  
    黑龙的人围住了我们,但黑龙却楞在那,他显然在痛苦地做着抉择,母亲刚才那个惊艳的动作有如闪电一般,在黑龙的脑子里劈过。他闭上了眼睛,说出了一段话,让翻译转告我们。
  
    “像玛丽亚这样灵魂生动而美丽的女人,应该得到自由,扼杀这样的灵魂,真主一定不会宽恕我的。刚才那一幕我会永远记在心里,我为曾经拥有过这样的女人而自豪。”
  
    黑龙突然仰天狂啸,带着他的人马风一样地离去。
  
    爷爷派来接应的人马很快就找到了我们,由于母亲身上的重伤不能坐飞机,所以我们只能乘船回去。
  
    一路上,小约翰的照片和我的爱成了母亲活下去的支撑,我用滚烫的吻和我的精液辅助她的治疗,竟然使母亲奇迹般地很快康复。
  
    生活又恢复了正常,母亲回到家种,发觉一切都没变,只是丈夫更爱她了。儿子也长健壮了,她抱着小约翰,恍如隔世。
  
    母亲一连几天没有让父亲到她的房间睡觉,而是和我一起睡。我们经常从恶梦中惊醒,母亲以为是她失踪的这一年内我得了这毛病,对我越发愧疚。
  
    到了星期六,母亲打扮得十分清爽,到了王宫,迎接她的是那套开裆的芭蕾舞服和那双闷骚的鞋子。少年维特依然是那么孤独,脸上多了几分沧桑。
  
    两人合跳了一曲“王子和白天鹅”后,母亲依然跪在地上,用她的舌头和少年的阴茎进行无声的交流。少年的阴茎多了几分男性的尊严,在母亲的口中,彷佛在诉说着无尽的爱恋。母亲默默地流下了热泪,慢慢地打开了自己,迎接着少年的进入。
  
    少年和母亲交合时告诉她,今后她可以和丈夫做爱。母亲为少年变得尚解人意而哭泣,更努力地伺奉着少年。
  
    母亲回到家中,当天晚上就默许父亲和她共寝。看着他们激烈地做爱,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他们儿子的恩赐。听着母亲欢快的呻吟声,我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从此,母亲的生命中就有了三个她最亲近的男性,我,少年维特和我父亲。
  
    可是母亲怎么也猜不透少年维特的心思,为什么和她有那样共患难的经历?在每个星期六的众多美女中,还要偶尔选择其他的美女来伤透她的心,让她看着别的女人含着少年的阴茎,而自己被王公奸淫,虽然这也让她感受到母性和性欲同时塞满胸膛的快感。
  
    她不知道这是我和爷爷之间的协定。
  
    除了星期六,在一周的其它时间里,玛丽亚都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和母亲。她依然喜欢给一家人做菜,笑容依然像阳光一般的明媚。母亲越来越美丽了。
  
    在母亲的心中,她和少年维特的秘密是最隐私的。
  
    后记:
  
    乱伦故事是大部份男孩心中的梦想,但绝对不能在现实中存在。我觉得就像故事中我爷爷说的:“没有得到的是最好的”。所以少年维特就是小约翰心中的梦想,因为像玛丽亚这样的母亲是不会愿意和自己的儿子乱伦的。
【完】